過年

  

..

171218a2__IMG_0025

..

.

..

..

.. 過年,過的是~年三十,和’年初一

..

.. 年三十的大掃除,會把常年不開的門窗打開,除除灰,通通風,撣撣塵,八成的窗明鏡亮,足矣

.. 那年夜飯,應該是一年里吃的最長~最豐盛的一頓,邊吃邊聊,還學着很久以前的樣子,點上三柱香,泡上三杯茶,胡亂解釋這「三」為~過去,現在,和’未來

..

.. 這年初一,現在只能是撥通電話,跟上海和福州的長輩們拜年了,新的一年也就~這麼開始了

..

..

.

.
. – 20/02/2018
. – 18/12/2017 Photo
. – 25/03/2018 Update
.

.

Advertisements

悄然

..

171218a1__DSC_0102

..

.

..

.. 嘗試用手機隨意寫上一段,這一轉眼就快碰觸到農歷新年,現在父親已經在身邊生活了,常常跟他聊些工作時的閒事,工作語言也有了長進,猶如剛剛掌握文言技法一樣,正渴望著使用 …

..

.

.

.
.  – 25/01/2018
. – 18/12/2017 Photo
. – 25/03/2018 Update
.

.

狐疑

  

..

170824p1__DSC_0428

..

  

唐貞元中,江陵少尹裴君者,亡其名 ..

有子十余歲,聰敏,有文學,風貌明秀,裴君深念之,

后被病,旬日益甚,醫藥無及,裴君方求道術士,

用呵禁之冀瘳其苦 ..

 

#有叩門者,自稱高氏子,以符術為業,

裴即延入,令視其子,

生曰:「此子非他疾,乃妖狐所為耳,然某有術能愈之」即謝而祈焉,

生遂以符術考召,近食頃,其子忽起曰:「某病今愈」裴君大喜,謂高生為真術士,

具食飲,已而厚贈緡帛,謝遣之,

生曰:「自此當日日來候耳」遂去 ..

其子他疾雖愈,而神魂不足,往往狂語,或笑哭不可禁,

高生每至,裴君即以此且祈之,

生曰:「此子精魂,已為妖魅所系,今尚未還耳,不旬日當間,幸無以憂」裴信之 …

 

#居數日,又有王生者,自言有神符,能以呵禁,除去妖魅疾,來謁。

裴與語,謂裴曰:「聞君愛子被病,且未瘳,愿得一見矣」裴即使見其子,

生大驚曰:「此郎君病狐也,不速治,當加甚耳」裴君因話高生,

王笑曰:「安知高生不為狐」乃坐,方設席為呵禁,

高生忽至,既入大罵曰:「奈何此子病愈,而乃延一狐于室內耶,即為病者耳」

王見高來,又罵曰:「果然妖狐,今果至,安用為他術考召哉」二人紛然,

相詬辱不已 …

 

#裴氏家方大駭異,忽有一道士至門,

私謂家僮曰:「聞裴公有子病狐,吾善視鬼,汝但告,請入謁」家僮馳白裴君,

出話其事,道士曰:「易與耳」入見二人,

二人又詬曰:「此亦妖狐,安得為道士惑人」

道士亦罵之曰:「狐當還郊野墟墓中,何為撓人乎」既而閉戶相斗毆,

數食頃,裴君益恐,其家僮惶惑,計無所出 …

及暮,闃然不聞聲,開視,三狐皆仆地而喘,不能動矣,

裴君盡鞭殺之,其子后旬月乃愈矣 ……

 

 

《*》(出《宣室志》)

.. 我若狐疑則狐疑至,我不狐疑誰狐疑 …

.. 一個幾乎空空的十月,真的忙翻了,在回鄉前就胡亂扔出這篇 ..